小沫随笔-《转载》杂剧西游:一个农民眼中的唐僧取经

admin 2021-1-11 524

https://res.wx.qq.com/voice/getvoice?mediaid=MzA5NzEzMTc0Ml8yNjUxNjIzODg4

农民老张登场:县令廉明决断良,吏胥不诈下村乡。

连年麻麦收成足,一炷清香拜上苍。老张祖在长安城外住,

生是个老实的傍城庄家。今日听得城里送国师

唐三藏西天取经去,我庄上壮王二、胖姑儿都看去了。

我也待和他们去,老人家赶他不上,回来了,

说道好社火。

等他们来家,教他敷演与我听,我请他吃分合落儿。

王二、胖哥先上,胖姑儿后上:王留、胖哥,等我一等儿。

胖姑唱:

【双调】【豆叶黄】胖哥王留,走得来偏疾。王大、

张三,去得便宜。胖姑儿天生得我忒认得,

中表相随。壮王二离了官厅,直到家里。

胖姑与老张头相见。

老张问:你来家了,看甚么社火?对我细说一遍。

胖姑云:王留,你说与爷爷听。

老张云:胖姑儿,你心精细,你说。

胖姑唱:

【一糹呙儿麻】不是胖姑儿偏精细,官人每簇捧着

个大檑椎。檑椎上天生得有眼共眉,我则道瓠子头葫芦对。

这个人也索是跷蹊,甚么唐僧、唐僧,

早知不和爷爷去看哩,枉了这遭。

恰便似不敢道的东西,枉惹得傍人耻笑。

老张问:官人们怎么打扮送他?

胖姑答:好笑,官人们不知甚么打扮?

【乔牌儿】一个个执白木植,身穿着紫搭背。

白石头黄铜片去腰间系,一对脚似踏在黑瓮里。

老张云:那是个皂靴。

胖姑唱:

【新水令】官人们腰屈共头低,吃得醉醺醺脑门着地。

老张云:拜他哩。

胖姑唱:咿咿呜呜吹竹管,扑扑通通打牛皮。

见几个无知,叫一会闹一会。

【雁儿落】见一个粉搽白面皮,红絟(shuān)

着油鬏髻。笑一声打一棒椎,跳一跳高似田地。

老张云:这是做院本的。

胖姑唱:

【川拨棹】更好笑哩,好着我笑微微,一个汉木雕

成两个腿。见几个回回,舞着面旌旗,

阿剌剌口里不知道甚的,妆着鬼,人多我看不仔细。

【七弟兄】我钻在这壁,那壁,没安我这死身己。

滚将一个碌碡(liù zhou)在根底,

脚踏着才得见真实,百般打扮千般戏。

爷爷好笑哩。一个人儿将几扇门儿,做一个小小的人家儿,

一片绸帛儿,妆着一个人,线儿提着木头雕的小人儿。

【梅花酒】那的他唤做甚傀儡,黑墨线儿提着红白粉儿,

妆着人样的东西。飕飕胡哨起,咚咚地鼓声催,

一个摩着大旗。他坐着吃堂食,我立着看筵席。

两只腿板僵直,肚皮里似春雷。

【收江南】呀!正是坐而不觉立而饥,去时乘兴转时迟。

说了半日,我肚皮里饿也。米凡子面合落儿带葱虀(jī)。

霎时间日平西,可正是席间花影坐间移。

看了一日,误了我生活也。

【随煞】雨余匀罢芝麻地,咱去那沤(òu)

麻池里洗澡。唐三藏此日起身,他胖姑儿从头告诉了你。

这一出的内容很短,但是却特别的有意思,描述了一个

村姑眼里的唐僧取经。唐僧取经是大唐从上到下重要

的外交事件,但是村姑的点评却是:看了一日,

误了我生活也。您觉得这句话是什么心态呢?

咱们第一印象是这个村姑没见过世面,完全不能理解

唐僧取经的伟大。但事实是,村姑对自己的经历很看重,

如果不看重怎么回记得那么清楚,自己描述的那么详细,

最后却说浪费时间。咱们也有这样的经历,比如有人

去看了奥运会,然后你问他怎么样?他的回答很详细,

最后却说:一般般。这就是吃葡萄的说葡萄不甜。

最后的总结未必会代表真实的心态,描述过程的

方法和状态才重要。所以想看透领导的心,

一定要注意开会过程中的表情姿态,

这样才能明白总结陈词的真正含义。

扯远了,为什么杂剧中会单独出现了这一段,想要表达

什么呢?唐僧取经对于长安城外的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?

就是热闹,甚至连哪里热闹都看不懂。据个例子,就像

看起来高大上的国际乐团,在小宝眼里和公路上的汽车

鸣笛差不多,还不如到马路上看车牌来的有意思,

为什么?因为不懂。村民连皮影戏都看不懂,

更别说唐僧取经了,人家的重点是热闹,唐僧是什么?

大檑椎、瓠(hù)子头,葫芦对。到这里,咱们就会

总结出两个字:愚昧。因为百姓愚昧,唐僧才更需要取经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外来的经是让百姓变的更开明,

还是更愚昧呢?答案是不重要,胖姑说了:误了我生活也,

在温饱线挣扎的人,根本不会在乎

什么思想,能活着我就接受,活着更好我就皈依。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