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沫随笔-《转载》杂剧西游:猪八戒夜里陪美人,白天做什么?

admin 2021-1-11 528

裴太公上:白发双双绝子孙,只图有女嫁比邻。

可怜已作桑间妇,落日深山哭倚门。老汉裴太公是也。

俺两口儿,止生一个女孩儿,年方一十八岁,

小名唤做海棠。自小许配朱太公的孩儿,

为他家贫乏了,我两口不肯与他。梅香报道,

他孩儿拐了俺女孩儿去了。赶他们去,那小厮又在他家。

看他家动静,又不见那厮是拐了俺孩儿的模样。

我说道:“女孩儿吃你家孩儿拐了。”朱家那老子

和婆子闹起来,道俺家嫁了他儿媳妇也。

众亲眷劝散了,着去寻觅。他这几日必然要告宫。

今日敢待来也。

朱太公带小儿上:万贯家财一旦休,有儿尽可慰穷愁。

谁知世态炎凉甚,夙世姻缘变作仇。

老汉朱太公是也。我已先有钱来,天火烧了家缘家计,

如今穷了。这里大户裴太公家,一个女孩儿,

年一十八岁,生得十分有颜色,自小里割衫襟为定,

家里做媳妇。这老子见俺家贫,便来买休,

悔这一桩亲事,我两口儿不肯。他前日走来,

道俺孩儿拐了他女儿。那老子必定将我媳妇儿嫁

与别人了。怎肯干罢?他这几日跟寻不着,

今日好共歹,我和他见官去者。

俩老头相见。朱公云:你还我儿媳妇来。

裴公云:你还我女孩儿来。

二人揪打,朱公道:我和你告官去。

唐僧一行人上:

今日来至黑风山,见一簇人闹,为甚么来?

朱太公云:师父,老汉姓朱,止生这个孩儿,

自小与裴太公女儿,割衫襟为定。谁知运蹇,

天火烧了家缘家计,穷了。这老子便生悔心,

我两口儿坚执不肯。他前日走将来,

道我孩儿拐了他女儿。那老儿必定将我儿媳妇,

嫁与别人了。我今日和他去见官哩。

唐僧云:善哉!善哉!有如此事?

行者云:兀那老儿,你姓裴?

裴公云:我姓裴。

行者云:你休闹,你休闹。要你的女儿,当来问我。

你的女儿,不长不短,

生得大有颜色,小名唤作海棠。是么?

唐僧问:你这胡孙,又惹事了。你怎么知道?

行者云:休问我知道不知道,

有一个小曲儿,唤做[朝天子]。

【中吕】【朝天子】老裴,听启,我一一言详细。

朱家儿子是他的女婿,未能勾成佳配。

一个为有家财,一个因无家计,被妖魔摄在洞里。

裴公问:哥哥,你怎得知道?你问我,怎知,就里?

且莫要左右打睃(suō),则这一个手帕儿是何人的?

裴公哭诉:正是俺孩儿的。哥哥,你那里见他来?

唐僧问:行者,你如何得知来?

行者云:听弟子细说一遍:老裴,俺师父是大唐三藏国师,

欲往西天取经,夜来至一庄院借宿。师父睡了,我睡不着,

山上去闲看。则见半山腰,有一人光纱帽子黑面皮,

抱着个女子饮酒,着那女子唱[念奴娇]。我看了,

班起一块大石,调打下去,一声响亮,不见了那厮。

则见一个女子,言称我是裴太公的女儿,小字海棠,

许朱太公家为儿妇,我爷娘不肯。我每夜烧香祷告,

忽见朱郎来,言道我家贫,特来取你来。

却被此妖魔化作朱生模样,将我摄在此间。

你与我寄个家信去者。我道将甚么为信?

他便与了我这个手帕。从头一一都道,恁孩儿便知着落。

他吃妖魔残破城池,你两个是家刷闹。

裴公云:请师父到俺家里商议。

众人到家,裴公问:哥哥,不知是甚么妖魔?

行者云:山神土地安在?

土地上:师父稽首。

唐僧问:土地,兀那裴太公的女儿,是何妖怪摄去?

土地云:小圣亦然不知。当年八月十五夜,

则见在黑松林内,现出本像,蹄高八尺,身长一丈。

仔细看来,是个大猪模样。

行者云:想是个猪精?我去料持他。

土地云:行者,索用机谋,休要胆大心粗。

耐何得亲自下手,耐何不得呵,索寻后巷王屠。

唐僧嘱咐:行者,你须要小心在意者。(下场)

裴小姐上:昨夜吃了那一惊,今日身子不快活。

那行者说与我寄书,知他何如?朱郎出去,

从早至今未回。几个女伴相陪,安排下果桌,

等朱郎来。好一派山景也呵。(唱)

【正宫】【端正好】雨初收,云才散,

山风恶罗袂(mèi )生寒。澄澄月色如银烂,倚阑凝眸看。

【蛮姑儿】看间,兴阑,飕飕风色,飒飒秋声,

一阵愁烦痛心肝。想家何在?见应难,望云树沉沉在眼。

【滚绣球】这些时懒将玉粒餐,偷将珠泪弹,

端的是不茶不饭,思昏昏恰便似一枕槐(huái)安。

身边有数的人,眼前无数的山,听了些水流深涧,

野猿声啼破高寒。碧悟露冷冰肌瘦,

红叶秋深血泪干,改尽朱颜。

【叨叨令】有时俯视溪流看,

更险似单骑羸(léi )马连云栈。

一声鹤唳青松涧,更惨似琵琶声里君恩断。

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,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。

几时能勾一杯末尽笙歌散。

行者上:闲话之间,早来到洞里了也。

兀那娘子在那里?我已报信你家太公了。你与我去来。

裴小姐云:多谢神圣。

二人赶路,裴小姐唱:

【伴书生】往常时绿窗下拈针也懒,绣幕里那身也慢。

今日个一朵行云满空里散,比乘风的列子皆虚幻。

携云带雨谁曾惯?问何处是巫山。

【笑和尚】云昏昏迷型眼,雾隐隐遮苍汉,

气吁吁地流香汗。似、似、似,鸡鸣度函谷关,

如、如、如,马跳过关良滩。别无甚与你饯行,

别无计锁你雕鞍。来、来、来,我亲自礼拜你三千万。

行者云:拜多少得饱!(下)

唐僧、裴、朱一行人上,

唐僧云:孙悟空久不见来,此时想必到也?

行者引裴小姐上:小娘子来到恁家里了。

父女抱头哭,裴小姐唱:

【倘秀才】山洞取消磨了粉颜,草堂上流干了泪眼。

谢师父与我鞭梢一指间,

好着我松宝钏,淡眉山,裙腰儿旋划。

唐僧云:亲家都来相见者。

行者问:兀那女子,不知摄你者是何妖怪?

裴女云:妾也不知,但醉后则说,他怕二郎细犬。

行者云:我问土地,他说是猪精。龙君、沙和尚,

同师父在庄上住,我去拿那妖怪。但不知他法力如何。

我降得,便自降他;降不得,直至普陀,

告观世音,差二郎来收他,绝了你两家后患。

裴、朱二老云:重生父母,再长爹娘。

唐僧云:吾弟用心。慈悲大展方成道,

嗜欲休贪是出家。小心在意,疾去早回。(行者下)

唐僧云:你两个老的,择个好日子,着儿女合配了者。

裴、朱云:谨依法旨。

裴女唱:

【滚绣球】我今日得救还,草舍间,免了些短吁长叹,

使爷娘儿女心安。托赖着师父的恩,行者儇(xuān ),

救得我百余无难。急回来春事阑珊,

残花落尽胭脂色,绿叶阴成翡翠班,枉在尘寰。

【尾】早则不乔林莺去歌声慢,宝鉴鸾孤舞影单。

子父团圆喜无限,夫妻逑合各为难。

感谢吾师端的是世间罕。(下)

裴老云:且留师父歇一宵,明日早行。(下)

猪八戒上:叵耐裴老无礼,将我浑家取归家去了。

他分付着我来他家做女婿,我寻思来,也好,

强如洞里茶饭不便当。

只就今日我到他家去走一遭。(猪八戒下)

裴老上:昨日孙悟空去拿猪精,尚未回来。我且在此等侯者。

行者上:我去拿那个猪,谁想他不在洞里。

今日直在裴公庄上等他,定个计策。他敢自来也。

行者偷偷对裴公说:将你女孩儿别处安顿了,

我却穿了他的衣裳,在他房里坐。

那魔军来时,你着他入房来,我料持他。

孙悟空进房等候,裴老云:

远远望见一个黑汉子,敢是那猪来也。

猪八戒上前拜见,裴公问:你是谁?

猪八戒云:我是你女婿,怎不认得我?

裴公云:少吃你会亲茶饭,故不认得你。

猪八戒问:丈人,我的娘子卧房在那里?

裴公引路:这是小姐卧房,你请入去。

猪八戒推门进入,

见酒果灯烛:姐姐,你等我同来家,便先来了。

动手摸:呀!好粗腿也。

行者云:我唱一个与你听。

【双调】【雁儿落】你想像赋高唐,

我云雨梦襄王。咱正是细棍逢粗棍,长枪对短枪。

【幺】你休恁(nen)轻狂,我和你一合相。

咱是个引不动娇娘,却便是孙猪范霸王。

孙悟空追打猪八戒。

火龙慌上:报、报!师父吃那魔军摄去了也。

行者问:不知这妖魔何等样物,小娘子说道,

他则怕二郎细犬。俺同见观音佛,

着二郎来救俺师父去来。(下)

这一出的内容是孙悟空把裴小姐救回家,

说来也是奇怪,孙悟空和裴小姐两次见面,

都把人带回家了,猪八戒都不在。第三次孙悟空去上门

砸场子,老猪还是不在。那么问题来了老猪大白天去哪了?

杂剧没有交待,咱们姑且认为

老猪白天去打工了,有了老婆就该好好养家吗。

在小说中也出现了一样的问题,猪八戒白天去哪了?

他把高小姐锁到闺房里,自己早出晚归,

小说也没有说清楚。小宝推测老猪去等取经团队了,

福陵山本来才是取经团队该走的线路,

但孙悟空却走了高老庄这条路,找猪八戒的晦气。

杂剧中的猪八戒智商很高,都会用三十六计骗老婆了,

人家是一点都不傻。而且还很有本事,孙悟空降服不了,

只怕二郎神的狗。小说中的老猪就成了孙悟空嘴里的“呆子”,

成了贪吃好色的典型,动不动就被猴子欺负,

人物一下子就可爱多了。两者都霸占了无辜少女,

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,不然怎么会有人说:嫁人就嫁猪八戒。

就算不看脸,就不怕真的生出来一头猪吗?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